如歌水色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二、少年游,离歌,如歌水色,平凡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人间转眼,周朝歌已经十五岁。

面容愈发俊朗,气息清爽,有一种雨后翠叶的清香,五官像是由名家巧匠用心雕琢出来,那双眼,似镜,映照出悠悠天地。

景依旧,人依旧,岁月不知不觉与他擦身而过,时光恍惚如梦,他总是会觉得迷茫,真的已经十五岁吗?他努力回望身后的一切,可他的过去却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,伸手想去触碰,淡淡在他手里化作云烟。

逝去的,始终无法追溯。

有时候从御书房的窗子看出去,九重宫闕在他眼中化身成狰狞的巨兽,朝他张牙舞爪,彷彿要他撕成一片片,然后他便会想起瑜王,懋帝的十皇子,那是他唯一无法模糊的影像,或许是因他跟帝京里的人不同。

记忆中,瑜王眼里没有黑暗……

这时刚好是春天,东风吹来几片桃瓣,轻轻落在御案上,正挥笔疾书的懋帝动作不由一顿。

这片红瓣,像泪,似血——瑜王的眼泪,瑜王的鲜血。

懋帝还记得瑜王跟他说想在桃花盛开之前回到江南。那个孩子一直懂事,一直忍耐,不争不怨,从来没有求过他这个当皇帝的爹给他什么,唯独那次,他在他面前表现得像个要讨玩具的孩子,而唯一的一次,他竟然没让他如愿。

午后的阳光均匀地自窗户洒从来,周朝歌的影子被投映在御案上,格外高頎,将他半边天都给掩住,懋帝抬头问道:「朝歌,你今年也已经十五岁吧?」

「是的。」

十五岁,也不是孩子了。那个总是安静地为他磨墨的小孩子,从前坐下来,侧首使能看到他专注的样子,现在抬起头来,所见的,则是一张稚气渐减的脸庞,唯独那种清淡温驯的感觉,从没有改变过。

十五岁,一个应该放肆闯荡,快意逍遥的年纪……十五岁,当年的他究竟在做什么?是在向先帝阿諛奉承,抑或是暗地里结党营私,逐步剷除政敌?

埋首于国务,懋帝从不觉光阴是如此狠绝,岁月是如此的无情,竟将他的青春啃蚀得一乾二净。

瑜王出生的时候瑜王母妃宜嬪请宫人弄来一个拔浪鼓,那时懋帝好奇拿着玩,问她那是什么,宜嬪有些惊讶的反问他,这是拔浪鼓,皇上小时候没玩过吗?

是没有。

尚未登上皇位前他已经是太子殿下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上上人。多少人在他身上投放期望,又是多少人想将他置之死地,他都已经数不清。为满足父皇母后的要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沦为全公司玩物的霸总(np)

崽儿

侵占继兄

程拓

花落碾作泥

红豆子

浊水

豆面脆脆鲨

我被系统养了

少爷

不要开门

没有名字的皮卡丘